梦想人:AR+教育 为孩子们创造知识的殿堂


AR 技术应用在教育领域虽然还远没有得到普及,但其实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小熊尼奥” 的 AR 认知卡片今年第一季度销售额据称已经破亿,公司还推出了新品 “AR放大镜”;曾经主做 2B 业务的新锐天地传媒也在去年推出了直接面向儿童的 “AR学校” ,产品包括图书、卡片、益智玩具等。最近“AR+教育”领域的另一个资深玩儿家 —— 来自苏州的“梦想人科技” —— 又有了新动作。


梦想人成立于 2004 年,此前主要做 2B 的业务,近期开始发展 2C 端的产品,此次推出的产品是实体的“4D认知卡” 和配合其使用的 “4D书城” APP。认知卡的内容覆盖自然、动物、植物、交通、历史等多方面的科普知识,用 APP 扫描即可在屏幕上看到相应的可交互 AR 动画,还可以听到背景音的科普讲解。


除扫描认知卡之外,“4D书城” 的内容和功能还要更丰富些,拥有包括 4D教材(比如多个出版社版本的语数外教材)、4D图书、4D 商城等品类。以杂志《我们爱科学》为例,出版社负责提供内容,梦想人负责提供 AR 技术,最终呈现的效果是孩子们用 APP 扫描杂志特定的页面,即可在平板或手机上呈现立体 VR 动画,更直观的感知杂志中提及的科学产品。在 4D 书城中也可以直接阅读到书籍的电子版,目前并非所有书籍都完成了“AR化”,但梦想人已经为所有电子书添加了音频点读、超链接能扩展内容,下一步会将 AR 技术逐步添加到每本书中去。


公司已经与人教、凤凰、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科学出版社等签订了类似的合作协议,具体来说:出版社负责提供并授权内容,梦想人提供将杂志书籍 “AR化” 的技术;出版社负责线下推广,梦想人负责线上推广,双方后期会将受益分成;梦想人会将用户在 APP 中积累的阅读行为数据共享给出版社,以便后者参考用户反馈,改进出版内容。


这样看来,梦想人和其他 AR 教育公司至少有两点不太相同。从内容上看,AR 在教育中的应用多针对早教,而梦想人的目标用户群更大,向上延伸至K12群体,甚至整个教育领域。据周志颖说,目前 “书城” 中一本付费率达 30% 的书籍《爱医课》,面向的就是高职高专的医学类学生,通过 AR 技术,教科书上晦涩的心脏、大脑结构可以变得“活灵活现”。从渠道上看,和国内老牌出版社的合作在梦想人产品的推广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不过 CEO 周志颖认为,梦想人最重要的优势还是在技术方面。周志颖本人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南加州大学博士后,在增强现实领域有 15 年从业经验,当年的博士课题就是“AR在教育中的应用”。他告诉36氪:梦想人的 “核心视觉识别算法” 拥有自主知识产权,而一般的 AR 类产品或多或少会将一部分核心技术工作外包出去;梦想人有自己的软件开发工具包(SDK),在产品开发时有更大的自由度,而不少团队借助的都是第三方 SDK;另外,梦想人设计了“内容生成模板”,这样内容合作方就可以在不用编写任何代码的情况下,自行生成 AR 内容。



上面说过,梦想人从 2004 年开始即涉足 AR 领域,为什么选择现在做一款 2C 的教育产品?周志颖告诉我,实际上他在 8 年之前就做过这方面的尝试,当时他设计了一款名为 “唯智魔方” 的产品,借助 USB 摄像头,让 AR 动画为孩子们将童话故事。“魔方” 后来反响平平,周志颖事后复盘,认为自己在两个方面判断失误:


他当时用做游戏的思路来做 AR 教育产品,从故事情节、人物设计到技术实现都亲力亲为,精心打磨出 15 个故事,得到的结果却是孩子刚看到 AR 效果时觉得很惊喜,但新鲜劲过去之后复购率却很低,后来他意识到,AR 是一个“使能型”的技术,应用在教育领域的目的是传播知识,展示炫目精良的效果本身并没有意义,这也是为什么此番他十分重视与各大出版设的合作,决心围绕着内容来做 AR;另外,当时的硬件环境其实还没准备好迎接 AR 的到来,普通人的设备 CPU 和 GPU 的速度慢,摄像头分别率不够高,网速也不够快,现在重新开始启动 2C 的产品,也是因为觉得大环境终于准备好了。


梦想人已经获得好望角资本领投的千万美金级别 B 轮融资。接下来,公司会在AR 和图书出版交叉的领域继续深耕,并计划每个季度打造一个类似 4D 认知卡这样的 “爆款型” 产品。公司原来的 B2B 业务也会继续发展,周志颖透露,不久后我们就可以看到梦想人 AR 技术在电商中的应用。


“4D书城” 和认知卡在7月份刚刚发布,目前书城中有将近1000 本书。


VIA 36kr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