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进虚拟世界—虚拟现实将怎样改变网络


一年多前,一个小团队在 Mozilla 研究机构中成立,开始探索虚拟现实和网络开放的路径。两者结合后会是什么样子?网络有足够的动力来推动虚拟现实吗?用户会关注吗?


在去年六月,我们开始了工作,并发布了新的网络API和特殊版本的 Firefox Web 开发者只需要一个浏览器,就可以插入一个 Oculus Rift,输入 JavaScript,并创造一种用户可以进入的体验。这不是网站,而是网络世界。只要在地址栏中输入网址就能进入所有建成的和在建的的开放网络。


来自网络社区的反应超出了我们的期望。


虽然这种技术刚刚起步,还很粗糙,但是这种创造沉浸式世界的乐趣,激励着早期的使用者们进行一系列迷人的虚拟网络实验。今天,如果你去 mozvr.com 或在 Twitter 搜索 # webvr,就能够操控一架无人机飞过北极冰川,用手控制色彩斑斓的液体,或者通过一个超现实的音乐世界来指导动画《阿凡达》。


这种开发者和使用者共有的激情,再加上虚拟世界消费者日益增长的势头,使我们的团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看好虚拟网络。我们相信它的可行性,相信它将带来难以置信的乐趣,并成为未来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一个资源永远得不到满足,桌面和移动网络还大有可为的世界里,解释清楚我们为什么如此专注于 VR 这一新兴的领域,很有意义。


首先,我们认为,虚拟现实既真实又惊人。经过许多次错误的尝试,消费者能够负担得起的 VR 时代已经到来。


12个月内,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从 Facebook 到谷歌,再到索尼,将开始虚拟现实平台竞争。今年春天我们的团队参观了 HTC 在旧金山的办公室,并且试玩了他们的 Vive 头戴式设备。当天晚些时候,脑袋仍在嗡嗡作响。我给在 Mozilla 的同事写了如下内容:


我站在一个被划伤的机器人修理店,走近巨大机械的内部,按照全息式钢铁侠风格界面的指示,用双手紧握齿轮,转动它。我如疯子般的傻笑。身体、头和手上的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被捕捉的如此完美,以致于我都忘了这只是一个模拟。超精度使我畏(无需担心系统故障)。我自由玩乐,急切地探寻我能做些什么。


这种技术将要改变世界。基于对当前 HMDs 的质量和技术趋势(价格,性能,小型化)的了解,我坚信这点已经一年时间了。


我的反应并不典型。任何一个看过美妙的虚拟现实演示的人都会证明,媒介让人相信自己处于虚拟世界的能力,真的非常吊。如同你第一次尝试了图形用户界面或者见到史蒂夫·乔布斯在 iPhone 上滑动播放列表一样,这是在人机交互上的一个突破。这些例子都具有相同的潜力,它们颠覆了我们对电脑的认知。到了明年的这个时候,硬件将在商店上架。


我们对 VR 网络充满热情的第二点原因很简单:我们相信网络会使虚拟现实变得更好。


早期的虚拟现实很惊人,但它也有一些令人沮丧的局限性。程序需要被下载和安装。应用商店和平台的碎片化限制了内容的多样性。如果你运气不好,你将碰到你的朋友没有和你一样的头戴式设备。如果你想创建自己的虚拟体验,还需具备游戏开发的技能。


不能在网页上体验虚拟现实内容也没有限制它的发展。它可能是电脑的一次革命,而今天更像是一场游戏中的革命。


现在想象更加交错复杂的虚拟现实。想要体验一个新的虚拟现实世界,你只要点击一个链接,现场就会立即加载相关内容,不需要安装,没有阻碍。体积无穷大和内容无穷多,因为你访问是全网的数十亿单位的内容。那儿,也有你数字化生活的其它部分,从脸谱到Twitter再到英国广播公司。


你可以不顾自己的头戴设备访问网络,即使没有设备,也可以分享经验。当你的朋友按下键盘,在你周围就会虚拟地表现巨大的印刷板,吊爆了,而观众就可以通过 iPhone 看直播了。


这美丽、流畅的一切得益于更快速的网络平台。它由 JavaScript 引擎驱动,使浏览器能够高性能的驱动 3D 游戏。也许最重要的是,你可以自己创造并轻松地分享这个世界。这些工具是开放的,知识是共享的,并且这里没有监管者。


网络的巨大力量正在显现。简单的建筑块和低摩擦的条件产生了创造性的、复杂的解决方案。虚拟现实的出现,同时连接起我们数字化生活的其它方面。我们相信开放的网络将成为其成熟的催化剂,它将超越狭隘的“游戏机”,用途变得更加广泛。


最后,我们对虚拟现实的专注源于战略的必要性。


今天的网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普遍,但你不一定要弄懂它。特别在手机上,网络隐藏在本地应用程序,服务和操作系统中。它在那里,正在延伸。


我们相信,当你可以直接接触,没有媒介的时候,网络会变得更好。足够快,足够强大,足够醒目。我们这些热爱网络并希望看到它蓬勃发展的早期尝试者,当务之急是要积极主动地迎接新技术发展。


我们非常看好未来几年。


我们如果想要实现科幻小说中构想的“虚拟实境”,一定要将它建立在开放的网络上。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已经做了困难的部分。网络无处不在,现在,我们只需要走进去。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