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现实可能是治疗大脑缺陷的最重要的手段


那些寻找各种方式设计更接近于人脑运行模式的电脑,而不只是非常非常智能的药店计算器的研究人员可能要三思,因为虚拟现实揭露的一些关于人脑如何运行以及不运行的一些事情。


一个评论家就人脑的运行机制说道:“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无限的才能!……意思就是,多么像上帝。”


然而,具体看看那个上帝是谁会比较明智。作为计算平台,人脑是有一点点缺陷的。他们是如此不可琢磨且不准确,所以才经常拒绝一个非常明显的、正确的答案,反而用更喜欢的精心设计的谎言取而代之,同时从来都不会忘记这些谎言并不是真的。


人脑对于虚拟现实极度兴奋,所以他们正在寻找等候的队伍并且加入到其中,等候可以获得像Sony Morpheus、HTC、Microsoft Hololens或者是Occulus Rift这样的虚拟现实头戴设备的机会,其中Occulus Rift在今年之内不会发布,但是被大家迫切期待着,以至于游戏玩家已经在抱怨建立一个足够强大的电脑系统来支持Rift极度清晰的画面将会花费巨额资金。


这些现实比电影或是电子游戏更完善,更强大也更具吸引力。(但是通过“有趣的并且负担得起”的Google Cardboard“虚拟现实”并不包含在其中。)


对高品质的虚拟现实的渴望如此强烈,人们已将开始对Oculus不会在其头戴设备上屏蔽色情内容的承诺的正当性进行辩论,Oculus的创始人Palmer Luckey昨天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何塞的一个虚拟现实会议上表示,Oculus这么做是为了保证Rift是一个“开放的平台”。


像Virtual Real Porn这样的公司正在创造拥有180度立体3D效果视频内容,同时还有头部追踪功能和双路立体声,据Gizmodo报道相对于整个互联网来说,色情内容比例还相对较小,根据市场情报公司SimilarWeb的数据,色情内容占整个网络内容的4.4%。


将丰富的、可视且逼真的虚拟现实用于色情内容可能会是一个浪费,或者可能有一点危险,因为近几年的研究表明人脑在虚拟现实环境中暴露之后会有基本层面的改变。即使是暴露在相对平淡的环境中,就像更接近于现实的、在法国的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研发的世界虚拟现实RealiSM。


EPFL系统是不断增长的被用于加速心理和生理治疗的其中一个系统。这些治疗包括帮助自闭症儿童减少真实世a界里的恐惧感,以教会他们自我接受和自我同情作为对抑郁和其他疾病的治疗方式,并且给青少年性侵受害者提供不寻常但是有效的自信训练。还包括减轻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退伍军人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同时结合药物和谈话治疗。


因为认识和心理疾病都是大脑内部感性世界的一部分,虚拟现实可能拥有治疗这些疾病的极大潜力是有道理的。但是在虚拟现实世界里进行物理康复治疗会帮助病人从生理上恢复中风后的创伤、缓解慢性疼痛、改善帕金森病人的生理表现或者是减轻持续性的颈部疼痛是没道理的。


范德堡大学的研究员Geoffrey Woodman所说认为:人类的想象力对于大脑的其他部分和身体有极大的影响力,一个人只是幻想自己做成功什么事情会在他们真正去做这些事情时很大程度上提升他们的现实表现。


Woodman是一项新研究的合著者,该研究将对大脑的脑电图扫描和参与者看见自己在一系列复杂的图像中寻找和识别物品的过程结合起来。这样做减少平均寻找时间200毫秒,而且提供的脑电图数据显示想像过程中和寻找过程中大脑相同的部分亮起。


这个现象跟潜水员练习以及其他奥运会运动员在开始任务之前暂停并且想像自己成功完成了任务是相似的。


Woodman在研究的公告中说道:“这个研究显示在学习运动、音乐和临床设置时想像成功归功于感觉系统过程的输入有多顺利。所以利用想像可以在最早的层次上改变信息在大脑的处理模式。”该公告刚刚在Psychological Science杂志上发表。


EPFL的研究人员正在试图通过研发一个名为RealiSM的高品质的虚拟现实系统弄明白那种联系的机制,并且利用这个系统测试在虚拟世界中生理上的存在感和空间感,同时检测这个系统或体验是怎样研究参与者的思想状态的。


3月30日的公告显示头戴设备提供了一个丰富的沉浸式的视听体验。创造者的队伍因此壮大,他们允许病人在他们的环境里走动并且移动真实世界里的东西,而这个世界是RealiSM为他们虚拟地营造出来的。


这个创意并不是要跟 Oculus Rift竞争,这个创意是为了测试人类的感知在多大程度上被虚拟现实欺骗,以及花过长时间上网或者是在虚拟现实世界里错误的体验做得太好可能出现的影响。


根据EPFL的研究人员兼项目领导人Bruno Herbelin在申明中引用的内容:“虚拟现实和认知神经科学之间存在一个积极的反馈回路。一方面,虚拟现实设置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可以完全控制和无限制重复的环境,该环境是理想的实验环境。另一方面,认知科学提供的深入分析为越来越有效的临床治疗、行为实验甚至是娱乐式的游戏体验带来了更加沉浸、极度现实的体验。”


所以,只是为了使大家明白,基于对于一个非常受人尊敬的研究人员观点的误解的可靠的研究结果显示:虚拟现实应该首先被用于心理和生理治疗,然后才是教育或娱乐,最后,只有当所有的这些思想/身体的互动的症结都被解决之后,虚拟现实才能被应用于色情领域。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