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部影片告诉你,VR 电影交互怎么破



在讨论交互之前,我们先来说说什么是 VR 电影。可以 360 度环顾四周的影片就是 VR 电影吗?


先来看一下《侏罗纪公园》。它带我们进入恐龙的世界,感觉就像去动物园观光一样,只是这次没有笼子。那么,像这样的让你置身于惊奇的场景中去观光的算不算电影?这牵扯出一个问题,VR 电影需不需要剧情?你会为只有震撼的视觉效果而不知所云的电影买单吗?花了几十块看完一部所谓的大片,是不是觉得值不起这个价以至于时常吐槽?


《乱世佳人》、《申肖克的救赎》、《泰坦尼克号》,这些电影留在我们脑海里的是他们动人的情节及脉脉温情。所以,我们可以肯定真正的电影是有情节、能表达一种情感或精神的。类《侏罗纪公园》的 VR 短片可以认为是游戏,或者称为体验类影片而不是 VR 电影。


其实对于什么是VR电影,业界并无定论,但是现在,我们至少会认同 VR 电影需要沉浸感和剧情,而这种沉浸感不是仅仅靠场景的逼真度就能塑造的,它需要交互,这就是笔者为何说类《侏罗纪公园》影片不是电影的原因之一。虽然 VR 电影拍摄的不多,但我们看到了可喜的尝试,今天介绍几部小电影,让我们也来尝试探索一下 VR 电影的交互问题。

NO.1Henry




这是小刺猬 Henry 的生日party,到处都是彩带和气球,一片喜气洋洋,但是,没有朋友参加,它想拥抱气球也不做不到。当孤独的 Henry 看着你时,你会张开双臂的。


这是一部成功 VR 电影,不仅实现了交互还讲了一个好故事。在众多 VR 电影开发者致力于制造惊奇和恐惧的逼真感受时,《Henry》与观众产生了感情交流。




情感交流如何实现?《Henry》给出答案是——眼神。在剧情发展到重要时刻感情澎湃的时候,Henry 会转过他大大的水灵的眼睛和你对视。VR 电影的拍摄者们一直担心一旦观众可以四处看时,观众会错过剧情。《Henry》告诉我们,交互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在重要的情节予以提醒,比如声音。但是,要掌握好交互的时间点和频繁度。

NO.2Doghouse




这是一部丹麦微电影,讲述了一个带女朋友回家见妈妈的故事。这场经典的“鸿门宴”中的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带上头盔就会成为其中任何一个,你将获得奇妙的体验。


这部影片给我们带来了有趣的交互方式——成为影片中人,不仅能够接触影片的其他角色,看他们对你讲话,还能听到自己的角色的心里独白,比真实的饭局要有趣多了。这样的交互方式将观众们放入影片中去理解角色们的心里、行为,更加能够吸引住观众的注意力。我猜观众定舍不得四处乱看。


当然,不是所有影片都适合用这种交互方式,生搬硬套往往会成为四不像,要因片制宜。这也就是说将来的交互方式是多样的,作为观众,为即将到来的多样体验,我实在是兴奋不已。

NO.3Lost




这是 Oculus 发布的第一部影片,讲叙一只机器独臂在暗夜森林中寻找主人的故事。新版影片里,你将化身成为一只萤火虫。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想过要在 VR 中和小伙伴们一起观影,Oculus 替你想到了。


这次,他们又带来了新的交互方式——让观众一起观影。怎么让观众们一起观影?萤火虫,你和小伙伴都是萤火虫,你们能够互相看到对方,飞向对方甚至一起实时吐槽。这无疑突破了虚拟现实观影的孤独感,实现了共享交互。


这种交互方式还原了影院多人观影感,满足了人们的社交需求。但是,仅仅只是成为萤火虫观看别人的世界,和小伙伴讨论剧情,会让人分心而无法深入感受故事。所以,导演们要考虑加一些角色与观众的互动,比如《Henry》。


通过以上三部影片的探索,我们知道 VR 电影带给观众的沉浸感应当像艺术与现实一般有一定的距离,完全还原现实不是艺术,艺术是现实的升华,典型而具有冲突性,每个人可以从角色中找到现实原型但又不完全是。


VR 电影如何把握虚拟与现实的度?这个问题可以说成是 VR 电影如何实现好的交互?交互的方式、时间点、频繁度都是需要我们进一步思考的,今天我们似乎未讨论出答案,因为笔者其实只是举了几个例子,但我们从这些例子中得到启发。下一部 VR 影片又会为我们带来新的意想不到的交互方式,一起期待吧。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