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OculusVR的过往经历照片(内有中国特写)



Jack McCauley 的实验室位于加州利弗莫尔,也是任何一位虚拟现实爱好者的圣地。


McCauley 是一位工程师,也是 Oculus VR 的联合创始人。Oculus 原版 Kickstarter 的视频就是在他的地方拍摄的,他们也在这里设计了第一代开发版 DK1。在 Oculus 工作两年后,他于 Facebook 收购 Oculus 后不久离开了,并一直在自己的实验室里进行虚拟现实项目。




团队在这里拍了 Kickstarter 的视频:





Kickstater 途中。在这幅图里他们已经从3905人手中筹到了接近100万,最终将会从9522人中筹得243万美金。





CEO Brendan Iribe 和创始人 Palmer Luckey 在实验室:





众筹成绩这么好,活儿也要干好。立马来到国内开干。从左往右,McCauley,工厂厂长,Oculus 产品副总监 Nate Mitchell,大家一起喝七喜吃泡椒凤爪。





我去!发展速度好快!人肉她!!





Nate 在测试最早的原型机之一





他们最开始用电唱机的转盘来校准陀螺仪,因为其有着精确的速度控制,比市面上任何校准仪器都要好。





早期的开发工作大多在中国完成。左一为 Oculus 业务经理 Rita Chen,台湾人。右边为 Oculus 中国团队(雇员?)





标准的中国式开放办公环境。





McCauley 觉得在亚洲呆着很爽,因为工作虽然辛苦,但是 Party 还是很带劲的。(欸,对了,工厂地址在哪来着?)



 



还有一部分工作发展到芬兰去了。左右为 Anna Yershova 和 Steven LaValle,在2013年成为正式员工。




 

 

有钱的 CEO。摄于2012年






Carmack 都加入了,必须合个影



 



进光学实验室给 DK2 做镜片,必须打扮得严肃一点






装配线上的团队成员






给我人肉她!!!






第一个组装好的 DK2。



 


 

McCauley 已离开 Oculus,但继续进行 VR 项目




 


他试了下 Vive,觉得很棒,就去研究 Lighthouse 了。不过他还没试过新月湾。




 


他觉得 VR 是他的宝贝儿,但因为群体思维而正在磨损死去 #他以为自己是谁#系列




 

 

貌似这个 ebay 上买的部件激光发散太严重




 

 

Oculus 之前他是『吉他英雄』的主工程师。






McCauley 离开了 Oculus,但最近却掀起不小风波,一切皆因顶着 Oculus 创始人的头衔在 twitter 上发 HTC Vive 的东西并号称 Lighthouse 很棒并制作了一个“逆向的 Lighthouse”。为什么离开 Oculus 外人不得而知,但按说出“VR 是我的儿子,群体思维杀了她”这种话的操行来看,姑且就套用一个“理念不合”吧。




Oculus 祝你圣诞快乐




VIA  元代码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