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创始人推出新作品,VR 社交不能停


1992 年的时候,有一本科幻小说叫《雪崩》,该书的作者 Neal Stephenson 在这本书中描述了一个名为 Metaverse 的超现实主义的数字空间,或者更加确切地说,一个虚拟世界。Stephenson 在书中是这么描述的:每个远在天边的人可以通过各自的“化身”相互交往,还可随意支配自己的收入。


这个 Metaverse 虚拟世界让人遐想无边,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这包括在科技圈中颇为知名的 Philip Rosedale。作为 Linden Labs 即是运营虚拟世界游戏《第二人生》公司的 CEO,Rosedale 打造《第二人生》的动力源自对 Metaverse 的探索。


Philip Rosedale,第二人生创始人


玩过《第二人生》的用户应该很熟悉。通过这个游戏,每个人可以建立自己的虚拟“第二人生”,和那些同样在这个虚拟世界中的人发生各种各样的关系,实现自己在第一人生中没能实现的梦想。这个游戏吸引着世界各地的玩家,拥有一大批忠实粉丝。


《第二人生》婚礼场景


然而,这并没有让 Rosedale 感到满足。2013 年,他再次启程,第二次探索 Metaverse 虚拟世界,这一次,他找到了时下热门的虚拟现实,并创办了 VR 初创公司 High Fidelity,致力于 VR 社交平台。



虚拟玩具室


近日,在西雅图举办的 SEA-VR大会上,Rosedale 向人们展示了 High Fidelity 最新成果——“虚拟玩具室(Virtual toy room)”视频 demo。在这个还处于 alpha 版本的应用中,“化身”可以相互交谈,可以与虚拟信息互动。


当然,这个 demo 很像在玩《第二人生》,不过有些不同的是,这些虚拟角色更加灵活,而不是以往的僵硬。因为 VR 带来更多的输入方式,而不是以前单一的鼠标和键盘。在大会上,Rosedale 的团队通过雷蛇九头灵蛇体感控制器(Razer Hydra)以及 Oculus Rift 头显与虚拟环境互动。




“继智能手机和互联网之后,虚拟现实是下一个重要的事情”,Rosedale 说。在他看来,当越来越多的应用出现时,Metaverse 虚拟世界将会到来,全球各地的人们将会“面对面”交流。不过,在这一切美好事物发生之前,需要具备以下条件。


  • 第一:VR 设备具备良好的体验,比如需要低延迟,做到头动的时候,化身也跟着动。
  • 第二:需要解决身份识别的问题。在虚拟世界中,你需要一些标识来识别好友,与此同时,还需要一些隐私保护措施。
  • 第三:需要凝视检测机制。下一代 VR 头盔将会采用眼球跟踪技术,以便识别用户凝视的方向。



在 Rosedale 看来,只有把成千上百的人通过 VR 聚集在同一个空间中进行面对面交流互动,才可以让人们信服 Metaverse 世界的美好。但以目前的技术,High Fidelity 团队最多做到 15 人。


可是,为什么他想要把人聚在一起?他是这样说的:“如果我们拥有一个 Metaverse 世界,我们就可以在这里创造或者建设一些东西,然后我们可以交易这些东西。”


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有人就有江湖。除此之外,对于 Rosedale 来说,这个暂新的 Metaverse 世界,也是他延续《第二人生》游戏的寄托。


在演讲结束的时候,Rosedale 说,他相信将来人们创造的很多东西将会进入到 Metaverse 空间中。


VIA 雷锋网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