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偶像——在VR领域中国是否能追上日美?

许多游戏和动漫的经典形象都已经被人铭记在心,但是能够成为虚拟偶像却并不多,尤其是完全国产的虚拟形象更是少之又少。虚拟现实这样一个平台似乎天生适合虚拟偶像,在不久的将来,这个平台上也许会诞生出更多的虚拟偶像,其中是否能够出现国产角色的身影呢?然而虚拟偶像的诞生绝非一夕之功,在社会风气越来越浮躁的当下,是否又会有人愿意像古墓丽影塑造劳拉一样花费这么长的时间塑造一位经典的虚拟偶像呢?VR的兴起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又是否会有人抓住这时代的浪尖?


(本文正文内容采编自游侠网


即将发售的《古墓丽影:崛起》引无数粉丝翘首以盼,比起《古墓丽影》系列本身,游戏的女主角:劳拉·克劳馥更加受到追捧,从一代劳拉的诞生,《古墓丽影》就产生超越时代的意义。



《古墓丽影:崛起》


身为女性角色作为动作类游戏主角的游戏,《古墓丽影》依然受到了男性玩家的喜爱,那么究竟是什么成就了劳拉的不凡?



那么多代劳拉,她的外表形象可能不尽相同,但是故事的塑造与制作方的匠心使得劳拉的形象在玩家的心中越来越丰满,玩家通过游戏见证了劳拉从青涩到成熟的蜕变,游戏制作方把握了玩家内心的细腻与柔软,使得劳拉形象深入人心。



作为一个虚拟形象,劳拉·克劳馥并不输给任何一个当红女明星,她曾多次登上杂志封面,也一度被评为年度性感人物,作为一个游戏中的形象,她出现在Visa卡、能量饮料、汽车品牌、法国邮票,甚至出现在U2的一个购物节目上,劳拉的成功无疑给《古墓丽影》增光添彩,同时也在这个信息时代开辟了虚拟偶像之路。



说到虚拟偶像,就不得不说下日本虚拟偶像——初音未来,这位具有演唱会资格的虚拟偶像率先刷新了人们对于虚拟偶像的认知,前些年一首《甩葱歌》迅速蹿红大江南北,与此同时进入人们视野的就是这位虚拟偶像——世界第一公主殿下初音未来,身为日本的虚拟偶像,带着一股浓郁的二次元风味进入了中国市场。仅在百度贴吧,初音未来吧就有63万的关注量,比一般的日本偶像高了不知几倍。




当然初音未来并不是名字看上去那样是一个具体的人物,甚至不是一个具体的虚拟人物,而更像是事物的具象化,初音未来的原型是2007年8月31日由CRYPTON FUTURE MEDIA以Yamaha的VOCALOID系列语音合成程序为基础开发的音源库,简单来说初音未来是声音软件的文化结果,而后的演变,成了大家所熟知的那位葱色双马尾身高158cm的萌萌软妹子初音未来,这典型的ACG形象搭配合适的营销手段,让“初音未来”更好地为广大受众所接受,这比请一位代言人更能打动人!


虚拟偶像在华状况今如何?




放眼国内,在虚拟偶像的塑造方面实在捉襟见肘,中国并不是没有自己的虚拟偶像,而是基本都惨淡收场了,最早追溯到2011年的东方栀子,这个被称为中国第一虚拟偶像的软妹子一经发表便陷入了抄袭吐槽中,网友纷纷指责这位东方栀子很明显抄袭了初音未来的形象,也有吐槽她为反色的初音未来,也有网友吐槽这位东方栀子是姨妈色初音!



而因为东方栀子的服装,网上也流传了一个“谜样火龙果”的梗,总之这个东方栀子没红就招了一堆非议,虽然官方有出过“东方三子”妄图以人数占优势,为东方栀子扳回一局,不过很显然,东方栀子已经成为了历史。在面对舆论的压力,其制作人刘冰都宣布与东方栀子脱离关系,小编还以为丢弃亲生子这种事是很难发生的,除非里面有故事啊!



经历了“东方栀子”之后,虽有大家比较熟悉的“洛天依”在动漫节上亮相,但中国的虚拟偶像市场看起来仍是毫无起色。


洛天依


上个月30号,由华夏动漫原创设计的结合现代流行音乐元素创作的虚拟形象——紫嫣开了自己的第二场3D全息演唱会,早在今年年初,音乐少女紫嫣已经开过一场3D演唱会,说起紫嫣的形象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十分陌生的,虚拟偶像发展的不温不火缺乏具有代表性的产品成了中国ACG发展现状表现之一。



一个好的虚拟偶像能够带来的效益是显而易见的,虚拟偶像相对于真人偶像来说具有一定的稳定性,他既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老,档期永远有空,它是不断自我完善与发展的存在,例如几代劳拉的蜕变。


中国作为一个拥有五千年文化的文明古国,可以被利用的素材数不胜数,然而中国的国产游戏业却举步维艰,在中国的国产游戏界也不乏佳作,有被戏称国产三把剑的《古剑》(《古剑奇谭》)、仙剑(《仙剑奇侠传》)、轩辕剑,还有老牌国产武侠类游戏《剑侠情缘》,这几部利用了中国所独有的武侠情怀进行了开发制作,收获一大批粉丝,同时也涌出了很多情怀梗。




然而即使是已经出至系列六的《仙剑奇侠传》也难以塑造一个类似于“劳拉”的虚拟偶像形象。游戏中人物形象的吸引力无法跳脱游戏之外而产生额外效应,在玩家眼中不够特别。


《仙剑奇侠传》电视剧


虽然国产武侠几大系列都多少出了影视作品,但是这些游戏的影视化效果并不理想,评论两极化十分严重,游戏迷与剧迷几乎可以完全不搭界,影视化使得作品游戏元素减少了,对比仙一和仙三,很显然,融入游戏元素看似新颖却有些不伦不类,仙剑三主打“魔幻巨作”这一概念,而神奇的是魔幻巨作充满了现代元素,各种取外号,各种高科技产品就是魔幻?真是让人不懂了。


《仙剑奇侠传3》剧照:即使“魔幻”,这种地摊上15块一个的毛线帽也不该出现啊


仙三电视剧的改编让游戏玩家吐槽无数,电视剧中的人物设定与原作相去甚远,为了造就更多的看点(槽点?),编剧可能并没有在认认真真地写台词,电视剧制作方也似乎有些急功近利,这让小编不禁想起了最近热播的《琅琊榜》之所以该作能收获大批好评,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剧中人物的台词没有被过分娱乐化,看得出制作方的用心。


《仙剑奇侠传3》剧照:非礼,非礼啊!


仙剑三电视剧的女娲后人简直就是女妖后人,龙葵也不如游戏中讨人喜欢,为了电视剧更加丰满而增加人物角色更改情节也是无可厚非,而改成这样就直接让玩家在游戏中积累起的那点情怀在电视剧面前解体了,都说万变不离其宗,而仙剑三电视剧与游戏完全可以是独立的存在,为了串联起仙剑一与仙剑二的联系,硬是让李逍遥都出现了,编剧逗人能力与日俱增!


中国为什么缺乏典型的虚拟偶像?特别是在游戏方面,即使影视剧、舞台剧出了很多,在塑造人物方面却做的不够突出,原以为游戏人物能在影视化后得到丰满,结果却十分不如人意。


《仙剑奇侠传3》剧照:改编电视剧请你别这么偷懒直接做得跟游戏似的!


我国作为文化大国,拥有相当的文化底蕴,却常常在文化发展方面出现短板,如今,整个中国都似乎弥漫着一股急功近利与浮躁的气氛,舍本逐末的游戏改编方式让人心痛,好好的情怀被拆得七零八落,对于塑造虚拟偶像这件事,他们不感兴趣,当然也有可能觉得没有必要,他们的目标太直接,直接到影射在角色的身上,于是李逍遥变了、景天变了、女娲后人变了、重楼大BOSS变了……竟然连游戏里的NPC也变了,编剧、导演、投资人下次咱们不这样开玩笑了好嘛?好嘛?好嘛?!不对,不想有下次了。


《仙剑奇侠传3》剧照:姐姐别脱,我们不约!


《仙剑奇侠传》李逍遥


有些人可能会说当年的仙剑不是让很多人着迷么,但是胡歌演的“逍遥哥哥”远远超越了角色本身的魅力,当他盖过角色本身的魅力,“李逍遥”这类虚拟世界中的形象就缺少了在现实世界中的价值,是胡歌的号召力给“李逍遥”加分,虽然当年胡歌版的李逍遥为人称道,但是这种偶像崇拜情结已经与游戏脱节。


一张图找出谁是主角…… 


仙剑的游戏跨度太大,相比《古墓丽影》中劳拉这位万年女主,仙剑游戏仿佛在用一个系列讲一群人的故事,每个系列都有不同的主角,但是很明显在人物设定上每个系列都是有相似之处的,这是仙剑的特色,由于缺乏固定主角,或者缺乏有力的续作,中国的国产游戏处于一个不温不火之中。


打完游戏之后,下一个系列便换了主角,玩家与游戏主角之间的情感交流便戛然而止,之所以提起仙剑,我们只说“仙剑”而不是“李逍遥”或者“赵灵儿”这类别的词,便是有这样的原因,玩家与主角间缺乏深邃有力的交流,游戏在设置“情感触发器”时考虑得仍然不够周全。


超级索尼子


在ACG的世界里,也许一个虚拟人物不能像真人偶像一样闹点绯闻什么的常年盘踞在公众的视野中,但是她能以自己的方式伴随粉丝,比如手办等周边,在此著名的游戏制作公司Nitroplus所设计出来的虚拟偶像——超级索尼子值得一提,这位头上戴着的超大耳机,身材惹火的二次元少女,仅靠手办周边就积攒了一定的人气,有网友调侃“有奶便是娘”。


偶像大师


爱 相随


Konami推出的虚拟女友游戏《爱 相随》也获得不错的效果,还有《偶像大师》等等。


爱 相随


这类产品可以说是十足商业化下的产物,游戏公司锁定玩家的需求为了满足玩家的“趣味”进行开发,这样的虚拟偶像产品可能不能“历久弥新”,却有相当的现实利益,我国本土,游戏偶像化方面,一直鲜有典型,而如今看来,推出虚拟歌姬,游戏的影视化等等动作似乎对虚拟偶像方面有了些许考虑。


国产音乐少女“紫嫣”


不过,塑造强力IP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但求别毁!游戏影视化与虚拟偶像都已有前车之鉴,一个好的IP塑造起来并不容易,特别是好的游戏IP,中国在ACG行业的发展即使变现出了一定的弱势,但并不意味着,这是中国ACG市场长此以往的状态,相信只要静心用心,即使是十年磨一剑,中国玩家也是等得,就如国民对国足复杂的感情,如果有出色表现,并不缺乏叫好的人!


看完这篇还不够,如果你也在关注虚拟现实内容,戳这里了解更多。


关注魔多VR微信公众号:moduovr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