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这部《活到最后》,向 VR 内容迈出的一小步


文中均以第一人称视角描述


“我站在一个白色的密闭房间中间,可以原地随意左右转头去看房间各处,却不能移动。几个年轻人被困在房间里,他们中有一个 “背叛者”,每局一两分钟内他们有一次机会指认 “背叛者”,指认正确他们可以离开房间,指认错误他们中就会死一个人。随着时间流逝,不断在有人死在我面前,年轻人们在我周围也从走动,讨论升级到争吵猜疑,甚至动手...”



以上是我在兰亭数字体验他们制作的首部 VR 微电影《活到最后》时的基本感受(后记附更多细节感受)。这是今年下半年,兰亭数字联合已经执导过三部点击过亿影片的北大青年导演林菁菁,耗时数月,花费数十万,尝试拍摄的首部 12 分钟剧情 VR 微电影。提到这部电影的拍摄,联合创始人庄继顺表示,困难颇多:


  • 首先是导演不好找,传统电影导演并不愿意花费大量时间参与探索还不成熟的 VR 剧情片。所以他们找来了对新事物接受快的青年导演进行合作。即便如此,VR 下没有分镜,整个场景只有中央一个机位,传统的镜头语言和叙事技巧都失效了,导演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和团队进行沟通适应。“当时导演来到片场的第一句话就是 “我站哪?”” 庄继顺笑道。
  • 和导演的沟通好后,演员的选取也不容易。最初他们选择的是影视演员,但尝试后发现他们不能适应这种没有分镜的拍摄方式,后来找到了话剧演员,他们对于这种一镜到底还比较适应。
  • 导演,剧本,演员都确定后,真正如何运用镜头语言叙事成了大问题。VR 下为了稳定和防止观众头晕,镜头设置成了固定镜头,加上观众可以随时旋转视角,要让观众把注意力集中到剧情上变得很难。他们探索后采用了通过演员的走位和立体声音技术引导观众注意力的方式。转场方面,主要还是黑白场。



即便困难,如今电影还是顺利完成了,庄继顺表示,“技术层面得益于之前的全景拍摄经验和在上半年的 VR 视频技术储备。这个阶段我们主要拍摄非剧情的 VR 直播和 VR MV,旅游风光片等进行技术探索。现在,我们已经完整探索出一套 VR 视频拍摄和合成的解决方案:


  • 设备上,国内同行基本全是固定拍 + 合成,我们可以做到无人机、飞猫、摇臂、电轨等移动摄制 + 各种电影后期合成,并自己研发制作了三套设备配件,包括 3D 打印和铝合金的设备,搭载包括 Gopro、索尼、RED 等进行拍摄,实现空中、水下、车载(车载能做到车内副驾驶、车顶、前盖、车翼等视角)等多种视角。
  • 后期上,团队有 1/3 来自电影行业,使用好莱坞电影特效软件 Nuke 做平台,二次开发适合 VR 影像的后期稳定程序,所以我们片子在无人机、摇臂等运动镜头上也没有抖动和拼接问题。
  • 直播方面,兰亭数字国内首家实现了双机位&四机位 VR 直播(国内同行都是单机位直播),也是首家跑通国内所有 VR 直播平台的公司,包括视频平台、APP。已经参与合作直播了李宇春,信,严爵等多场演唱会。
  • 分辨率:国内一半同行只能推出 2.7K 分辨率 VR 视频,另一半可以推出 4K 分辨率 VR 视频,我们在三个月前所有内容都是 8K 分辨率;



尽管如此,《活到最后》之后,他们放慢了步伐。“虽然目前依靠 VR 直播和为大公司拍摄 VR 广告片公司可以保持还不错的盈利,但《活到最后》我们是在贴钱探索,受限于广大用户还没有设备体验 VR 视频,VR 内容变现的渠道还很有限。目前我们正在把作品通过卖版权,或者流量广告分成的形式提供给国内几大视频平台,也正在和 VR 体验店谈合作为体验店提供片源并进行票房分成。” 庄继顺表示。“《活到最后》将在一两月内在主流视频平台上线。”



兰亭数字前身是空中全景品牌 Air360China 制作团队,公司创始人孙文博曾在瑞士 Arounder 中国分公司做技术总监,《中国国家地理》首席航拍摄影师。他们与《中国国家地理》和《GEO》(德国国家地理) 均有长期深度的合作。他们也在今年6月份获得华闻传媒百万级美元的天使轮投资。



去年年底他们开始以兰亭数字为品牌进行 VR 视频方面的探索,但 Air360China 作为兰亭数字下面空中全景的子品牌仍在继续运作,目前仍在以每半月一个城市,每个城市两期的方式制作中国主要城市的空中全景,前十期上线内容获得了超过 3 千万的点击和 200 万的转发,感兴趣的搜索微信号“空中全景” 即可观看。


后记:


VR 视频的概念


提到 VR 视频,还是想先梳理下一个这个概念。目前头戴 VR 头盔可以看的视频分成两种,一种是 3D 视频,看电影那种,没有交互,画面就在眼前一定范围,左右眼看到两副稍不同的画面产生立体感;另一种是全景视频,类似于街景地图,带有交互性,旋转视角可以看到不同的内容,双眼看到的画面相同,但可以看到一个场景 360 度的画面。全景视频在普通电脑屏上也能看,但带上 VR 头盔沉浸感会明显很多,VR 视频主要指这种。


两者也可以结合,在 360 度上双眼看到的画面微不同形成 360 度范围内带立体感的全景视频,这方面兰亭数字表示 180 度 3D 他们已经可以做到,360 度的 3D 仍在技术探索中。


兰亭数字 VR 视频细节体验感受:


使用 Samsung Gear VR 和 Oculus 体验兰亭数字制作的 VR 视频,VR 电影,的一些细节发现:


  • 由于拍摄时支撑相机的设备在下方导致下方画面没有素材,他们一般用公司 logo 填补,但是向下看时感觉的视角位置和向前看时感觉的视角位置明显不同,向前时,感觉视角在人的视线高度,向下看却感觉自己离地 3 米远。这个技术问题庄继顺表示目前还没有很好地解决办法。
  • 虽然体验过程中镜头的切换次数很少,但是多数镜头切换很生硬,个别镜头切换还是感觉比较自然,说明适当的镜头切换也是可行的。
  • MV 类在距离镜头 1.5 米内位置,演员穿过两个相机所拍的画面的接缝处时,会出现重影。庄继顺表示这是目前这种拍摄技术的局限,MV 直播时这个距离有 4,5 米,目前只能通过让演员保持在这个距离之外或者不通过相机过渡处进行避免。
  • 片源本身分辨率很高,但在 Samsung Gear VR 和 早期版本 Oculus 上显示的分辨率比较低,纱窗现象比较明显。
  • 有剧情的 12 分钟的微电影,最难的依旧是让观众把注意力跟上剧情。整个场景中很难让观众直接找到视觉焦点,虽然演员在走位,观众依然左看看右看看,一不小心就会跟不上剧情。

P.S.


在 VR 可能爆发的前夜,一批 VR 内容团队涌现。兰亭数字只是其中一家,他们的经历,正是无数公司的缩影和代表。


VIA 36氪


关注魔多VR微信公众号:moduovr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