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谷》:探索一个关于虚拟现实和战争游戏的反乌托邦愿景


“虚拟现实对我而言就是唯一的现实”——《恐怖谷》


来自阿根廷的 3dar 工作室发布了电影短片《恐怖谷》(Uncanny Valley),它由 Federico Heller 制作Federico Heller 表示这部短片深受 Carter Blanchard 写的剧本《独立日2:复活》的启发才能这么快与大家见面。


许多人听过恐怖谷一词,但不知其真正含义,它由一个理论而来。


森政弘的“恐怖谷理论”图表


恐怖谷理论(The uncanny valley)是一个关于人类对机器人和非人类物体的感觉的假设。它在 1970 年由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政弘提出,但恐怖谷这个词早在 1906 年 Ernst Jentsch 发表的《恐怖谷心理学》论文中就出现了,随后,著名心理学家佛洛伊德在 1919 年的论文《恐怖谷》当中对 Ernst Jentsch 的观点进行了阐述,从而让恐怖谷成为了著名的理论。


森政弘的恐怖谷理论由于机器人与人类在外表﹑动作上都相当相似,所以人类亦会对机器人产生正面的情感。直至到了一个特定程度,他们的反应便会突然变得极之反感,哪怕机器人与人类有一点点的差别,都会显得非常显眼刺目,让整个机器人显得非常僵硬恐怖,让人有面对行尸走肉的感觉(也就是说看起来非常接近真实却有些区别的东西,可能会导致观察者的厌恶而不是同情)。可是,当机器人的外表和动作和人类的相似度继续上升的时候,人类对他们的情感反应亦会变回正面,贴近人类与人类之间的移情作用。




《恐怖谷》的背景设置在未来的反乌托邦社会,居住在贫民窟的贫民沉溺于虚拟现实,常常在虚拟现实游戏中发泄自己的暴力欲望,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扮演的却是苦力角色。反社会、自暴自弃、自杀,这些人变得越来越孤立且毫不关心身边的事物。不同于虚拟现实头盔,短片中贫民们是通过一个会发光的金属装置夹在鼻子里,然后进入虚拟现实世界。


这样的主题作品我们并不陌生,日本作家樱坂洋的小说《All You Need Is Kill》(杀戮轮回),该小说被改编成了电影《明日边缘》并在2014年上映了;美国作家恩斯特·克莱恩的畅销科幻小说《Ready Player One》(玩家一号),好莱坞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根据这部小说改编的电影《我是玩家一号》将于 2017 年底上映。可以说,《恐怖谷》的主题和这些作品非常类似。



从短片中我们看到,一个专业级玩家发现游戏和现实世界的界限正在逐渐消失,虚拟现实迷们沉浸在线上娱乐产品中满足自己的暴力冲动。随着虚拟现实消费者版设备的推出,也给这部短片带来了很深的启发。短片中人们沉溺于虚拟现实不能自拨,而在现实当中,这样的情况也有可能会发生。自从 2012 年 Oculus 创始人 Palmer Luckey 把在自家车库里制作出来的头盔放在 Kickstarter 上众筹,取得了巨大成功后,虚拟现实再次回归众人的视线。明年,随着 Oculus Rift CV1、索尼 PSVR 以及 HTC Vive 等知名头显的上市,虚拟现实将会慢慢走近普通人的生活当中,当它进步到一定程度,谁能保证,未来,我们不会和《恐怖谷》里的人一样,一直躲在虚拟现实的世界里,最后分不清彼此的界限呢?


当然,现在的我们还不用担心这么深层次的问题,毕竟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成熟还需要很多很多年。《恐怖谷》将会根据电影里的素材制作一系列具有创意的 VR 体验,届时,我们可以通过 Oculus Rift 抢先体验这个故事。


更多关于虚拟现实题材的电影作品请阅读:虚拟现实在流行文化上的独特写照


VIA  roadtovr 3dar


关注魔多VR微信公众号:moduovr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