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mer Luckey 讨论VR光明的未来及前进的阻碍



作为 2016 年 月份虚拟现实领域封面故事的一部分,我们与 Palmer Luckey 广泛的探讨了虚拟现实领域的发展。Oculus RiftPlaystation VR 和 HTC Vive(这些我们都做过深度的分析),这些硬件的发布将是 2016 年的创新高潮,但这仅仅刚开始。


Luckey 告诉我们,游戏产业奠定了 VR 的基石,我们才能发展到今天这一步游戏产业,是 VR 行业的基石,具有各种 VR 需要的基础,当我们在 Oculus 的 Menlo Park 总部时,Luckey 告诉我们,我们有运行帧率很高的游戏引擎,我们有能尽可能快速渲染大量非常真实的 3D 对象的游戏引擎,如果我们没有这些游戏开发工具,没有游戏产业,VR 不可能发展到今天的地步。


这是因为这些游戏引擎和 Oculus 及其他 VR 行业前锋做的工作我们才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在不久的将来,相对于创新,VR 更多的是在现有的基础上迭代优化。


许多地方的改进是非常明显的:更高的分辨率,更大的视角,更轻的重量,更小的头显设备及更逼真的图像他说:我的意思是更逼真,而不是更亮




Luckey 指出用于二维游戏图形的视觉技巧,对沉浸感的体验并不会有相同的影响。以一种夸张的方式在普通的显示器上表现光线反射看起来效果很不错,他解释道。但当你在 VR 里观看时,这是明显错的。当你在空间中转移的时候,你的大脑知道发光物体的反射光线应该如何变化。图像必须聚焦在物体在现实生活中如何运作,而不是在你的世界里做个好看的窗户,这些都是在之后的几年才需要提高的部分


不幸的是,一些更大的挑战需要更长的时间去超越。科幻小说里完全感官替代的虚拟现实还需要游戏领域以外的产业以及专家的支持和认同。


“我不知道这是否能在 10 年后实现,但是最终的目标特别简单,那就是在一些体验中,使人们无法分辨出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差别。”Luckey 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不能够使 VR 完美的应用在所有事情上,某些触觉模拟会很难,比如液体,直到我们能向人类的神经系统直接传递信号。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做到这一点。这已经脱离了技术的范畴,进入了医学领域,而且目前还没有重大突破。


每个 Oculus Rift CV1 头显将配一个 Xbox One 手柄发布,不久之后,具有运动追踪的触觉反馈控制器 Oculus Touch 将发布。




目前我们的输入、输出方式距离我们预想的方式还有大的差距,手柄可能永远都不会消失,但是他们会以其他形式出现,包括直接模仿手和手指运动的手套。这些输入方式已经在 E3 大展上展出过了。


对我们来说,超越这一步,将虚拟现实输入设备和人体结合,已经进入了医学伦理所讨论的范畴。比如 Luckey 提到的液体的感觉,需要的不仅仅是外部的感觉。他认为,我们需要一些更具侵入性的东西才能为虚拟环境创造的体验建立感官的反馈。


没有人真的会像《黑客帝国》那样在脑后插管进行神经植入。”Luckey 说:“这可能永远不会发生,我们甚至不知道这是否具有可行性。我们现在应该改进我们能够做到的:声音、触觉、视觉的构建模块,做好这些我们已经能完美的复制很多体验了。”


相关阅读:「一分钟产品」你值得拥有的虚拟现实头盔- Oculus Rift


VIA gameinformer


关注魔多VR微信公众号:moduovr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