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把业务板块都拆了!VR 初创公司为了生存都在干同一件事


“魔镜魔镜,告诉我,VR到底是什么?”伴随着这句魔性的广告语,在 2014 年的 9 月,暴风科技带来了国内第一款入门级 VR 眼镜,价值 99 元的暴风魔镜,开始进入消费者的视线。从那时起,VR 便开始在中国的大江南北撒花。



就在昨天,暴风魔镜官方微博发了一则声明,大致的意思是:


暴风正处于业务调整期,但外界人士认为我们正在裁员,其实我们正在积极布局 VR 生态。2016 年 VR 产业已经经历了初期爆发和理性回归,所以老一套模式已经不适用了,我们正在寻求创新。为此我们拆分了汽车、旅游、房产、UGC 等业务板块,换句话说,我们要开始 To B 了!


两年过去,VR 在消费级市场没有激起什么大的浪花,就严格意义上来说,HTC Vive 和 Oculus Rift 面对消费者来说是合格的 VR 产品,但价格就不怎么亲民了。所以要打开消费级 VR 市场的大门,还需要好几年时间。像暴风这样的一线厂商,经历两年的折腾,渐渐意识到现在要从消费者 VR 市场获得利润,这太难了。



另一方面,从 VR 兴起的时候, VR 内容就开始向各个行业渗透,有些产业的链条甚至已具雏形。


就魔多君知道的,VR 跟每一个垂直领域的结合都有巨大的市场想象力。比如 VR 房产,像美房云客、指挥家VR、美屋365 这些创业公司都具备自我造血的能力,活的好,在业界口碑也不差。比如 VR 教育,在下半年所谓“资本寒冬”的情况下,微视酷(VRschool)获得了华融资本千万级 Pre-A 轮融资,继续深耕 VR 教育领域。


行业初期,我们总是希望看到出现一些“明星”公司,一些牛逼的产品和技术,给大家打一打鸡血,顺便靠着风头正好,忽悠更多人进来接盘。而微视酷的创始人杨威有一句话说的很对,他们从没想过要迎合偏好去做一些”性感“的调整。“因为很简单,我创业的理念就是要产生商业价值,而不是骗一笔钱就跑的。”


像微视酷这样,早就领悟到这个道理的公司经历两轮 VR 元年的洗礼后,已经在 B 端业务上积攒了充分的经验,这个壁垒对于新来者来说,是很难打破的,靠的是时间,靠的是一条路走到黑!




但对于 VR 游戏内容创业公司来说,又是另一番光景了。投资人口中的游戏 CP,如果一直为别人做定制、做外包,必然会丢失内容的自主性和创意,而且,一个月两三款拼数量地开发低质量游戏供给低端体验店也是大忌。CP 的价值在于创造 IP,对于想做一款传世游戏的开发者来说,创造的意义大于肮脏的 money。


不管是哪一种 VR 公司,创业这条路都是一条独木,在取舍当中前行,拼的是速度。如果在濒临绝望的当下不适时作出一点改变,那么,魔多君只想说,你真的不适合创业,特别是 VR 创业。


暴风将业务板块拆分的如此之细,就像一场赌局一样,只要其中一个成了,或许就能拯救整局。暴风的价值在于培育了一部分 VR 消费者市场,如果接下来用 to B 赚的钱来继续稳固用户与 VR 之间的桥梁,曾经很多人眼中不屑一顾,认为在烧钱的硬件厂商或许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存在即合理,他们活的非常好。


看了近两年,魔多君惊奇的发现,当下,VR 初创公司为了生存都在干同一件事——那就是自我造血! 


这两年,靠纯 to C、to VC 的公司已经死了一大半了,如果没有像暴风这样有其他业务做支撑的创业公司该怎么办?其实行业内已经有很多优秀的公司进行了多方面的尝试,他们对我们来说很有借鉴意义。




TVR 算是进入行业比较早的游戏团队,去年他们做的一款移动 VR 游戏《FindingVR》登陆三星 Gear VR 后,获得了 Oculus 的推荐,并得到了大家的关注。后来转向 PC VR 和主机 VR 平台,休闲游戏《Ace Banana》现在也登陆了索尼 PS VR。今年年初 TVR 获得了奥飞动漫和经纬千万人民币的 A 轮融资,对于游戏开发团队来说,A 轮融资已经非常不错了,但也意味着接下去的路更难走了。为此,TVR 在今年将团队拆分成两个部分,一个还是专注于开发 VR 游戏,另一个部分团队负责承接 B 端业务。其中,最大的单子来自阿里,在 Buy+ 最新发布的虚拟购物视频原型中,TVR 负责了 3D 场景的搭建和交互的设计。




相比 TVR,光和数字进入 VR 行业的时间并不早,但由于之前在 CG 行业积累的丰富经验,团队的稳定性和开发能力都是其最大的优势。他们目前已经受到了索尼、HTC、UE4 等大厂的关注,VR 影片《第一课》也被持续曝光。光和数字的创始人李思告诉魔多君,他们创业的启动金是之前接 to B 项目挣来的,为此,他们并不担心弹尽粮绝,因为团队的实力在,对于融资,他们也正在进行当中(暂时还不方便透露)。光和数字目前也接了一个非常大的项目,对方是宝马中国。李思表示:“我们觉得宝马这个品牌度高,做好这一件事,对于整个 VR 行业来说,都是好事。”


从 TVR 和光和数字的策略中我们可以看出,即使内容团队去接一些 B 端业务,也未必会影响自己的品牌,他们在选择项目上往往非常谨慎,像阿里、宝马这样的大品牌,对于团队自身亦或是整个 VR 行业来说,都是促进的。


说了积极的例子,魔多君不免也举一个不太乐观的例子,毕竟光环之下,尽是黑暗啊!在魔多君接触的团队当中,有一家公司正面临倒闭的局面,我们匿名哈!


对于开发者来说,游戏就像自己的宝宝一样,当一群人花了几年的时间开发一款游戏,最后回过头发现人走财散,这个宝宝已经无人认领了。放在去年,40 多人的团队,并获千万投资,大家无疑都是看好的。但创业之路就是如此残酷,今天的几近倒闭,是值得所有 VR 创业者思考的。


曾听过一家资本如此形容中国市场:国内市场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现在国外的 VR 市场还没有人能够靠 to C 赚钱的,但我们可以。如果真的可以的话也不会见今天暴风将业务拆分了。因为 VR 这个行业还太早,所以创业公司必须两手准备,除非你能够像Oculus 那样有过硬的技术被 Facebook 这样的大佬收购。不然,仅 to C 或者 to VC,只会让公司陷入非常尴尬的局面。


PS:之前有人吐槽魔多君接广告,骚年,那是自我造血啊!


本文系魔多 VR 原创,转载请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魔多,最专业的VR媒体,有料更有趣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