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亿豪赌 Oculus 两年后,Facebook 开始向着它的 Matrix 进击


Oculus 的中流砥柱


大公司的一举一动总是牵扯着整个行业从业者的心,它们亦或炸弹亦或惊喜,撩的大家不要不要的。Brendan Iribe 不再担任 CEO,Oculus 分成两个部门的重磅炸弹令我们震惊,还真被黑客说中了。今年 7 月有位黑客入侵 Iribe 的 Twitter 发布虚假推文称,Oculus 任命了新的 CEO。现在,玩笑成真了。


虽然当初 Facebook 花了 20 亿美金收购 Oculus,但 Oculus 还是独立运营的。两年来,Facebook 对 Oculus潜移默化的影响以及干预越来越多。




Oculus Conn3ect 大会时,扑面而来都是“Oculus From Facebook”的标志;扎克伯格第一次代替 Palmer Luckey 上台主持大局;自Palmer Luckey 深陷特朗普资助风波后就不再是 Oculus 吉祥物般的存在,甚至这几个月“销声匿迹”了。


在魔多君看来,Facebook 最初的 20 亿是个豪赌,并不知道随后会引起全世界的 VR 创业风潮、资本疯狂注入,也不知道消费级产品会这么快问世, 更不知道微软、谷歌、索尼、Valve 其实都等着这一波浪呢。也有可能这笔钱会打水漂。


但后来,见到自己的导火线做的非常成功,Oculus 也很给力,Facebook  F8 大会开始将 VR 纳入自己的 10 年规划当中,扎克伯格也是不管啥场合都要给大家捋一捋 VR 是下一代计算平台这件事情。


可以说,Oculus 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真正成为了 Facebook 母公司下的一个分支。人们或许会慢慢忘记当初在车库里捣腾出 DK1 的少年,忘记卡马克带着胖帕将 Oculus 原型机带到 CES 上面,忘记这段标准的硅谷式神话。


Oculus 面临快速转型



Oculus 内部重整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拆分成 PC VR 和 移动 VR 两个组将加速其发展。


众所周知,虽然 Oculus 为三星 Gear VR 提供了核心技术以及软件,但 Oculus 的重点其实一直在 PC VR 上面。Oculus 对于 VR 体验非常苛刻,在移动 VR 的难题还没解决之前不会跟风吹捧。


今年 Rift 销量低迷,以及一体机 Santa Cruz 的出现或许成了内部重组的一个导火索。Rift 发货推迟、产能不足、消费者不买账等原因让今年消费级头显的销量远远低于我们的预期,而移动VR的出货量(Gear VR 百万级别)很可观。用高端 VR 培育用户的这条路过于漫长让 Oculus 不得不改变策略。


Santa Cruz 一体机虽然不用手机,但其实它更接近于移动 VR 而不是 Rift,Oculus 在计算机视觉、显示、光学、图形、声学和输入等领域的研发投入,加速了移动VR/无线VR的发展。 反正,对于业内人士来说,Santa Cruz 才算是今年的大新闻,意味着技术的重大突破。


短期内,移动 VR 可以给市场带来动力,面向更多的大众消费者,这也是成立一个单独部门的重要性。




此外,Oculus 独占游戏政策更多是针对 PC VR 的,一直以游戏为主的 Oculus 对于移动 VR 的策略自然不能同日而语。


移动 VR 上面适合什么样的内容,应用还是游戏?如何笼络更多的开发者为移动 VR 开发内容?对于 Oculus Studio 和 Oculus Story Studio 这两个内容部门提出了新的难题。


Brendan Iribe 表示:“Facebook 为虚拟现实的投入是长期的,意味着要为人类打造下一个计算平台,让人们能和任何人在一起体验任何事情,用全新的方式来连接世界。在这种级别的尺度上来改变世界,也意味着我们必须以光速来扩张 Oculus。在经过我们这段时间的增长和产品策略思考后,我们决定建立全新的 PC 和 移动 VR 两个组,来更加细致专注地进行研发,加速路线图的实现。”


至此, 我们不得不将 Facebook 的社交提上议程。


Facebook 向 Matrix 全面进击



在 Oculus 还没被 Facebook 收购之前,他们甚至没有足够的钱来让供应商为其全心全意供应产品所需要的屏幕等部件。正当 Oculus 讨论 Rift 的最终外形时,大金主来了,2014 年 3 月,Facebook 拿着 20 亿美金来了。


同年夏天,Oculus 开出了一份长长的收购名单(至少 5 家公司,都是动作追踪领域的高手)。


可以说,这些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对于 Facebook 来说都不是问题。但是对于他的“宏图伟业”是唯一一个用钱也解决不了的问题,社交必须自己做。


今年年初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一张照片引发人们对于 VR 世界不安,我们真的会进入一个类似黑客帝国的世界吗?




在魔多君看来,这张反乌托邦科幻电影的照片将 Facebook 的野心展露无遗。它的终极目标是让人们进入 Matrix 里面。


根据扎克伯格在 OC3 上的社交演示中,我们可以看到,里面涉及了 360°视频直播、绘图、视频、拍照、游戏、通话等一系列的基本应用,如果是移动应用就跟手机上密密麻麻一大堆。而在这里,就是完整无缝的体验,仿佛跟你在现实生活中似的。


为了这个演示,Oculus 从 SDK 0.6 时代就开始布局了,那时候,它在 SDK 0.6 时加入了分层组件(Compositor),也正是因为这个,让虚拟现实中应用里套应用、应用之间无缝切换成为可能,而这是打造最终 Matrix 的关键所在。




与其说它是社交应用,不如说它是一个窗口。未来,这个窗口的形态可能会不断进化,但它就像一个黑洞一样,把我们都给吸进去。


今年之前,Oculus 将全部精力付诸于建立一个良好健康的生态,从 2017 年开始或者说从 Oculus 重组后开始,他们的目标将聚焦于杀手级应用,它就是 Facebook 的 Social VR,因为只有这样,不管是 PC 还是移动 VR,都有让人购买的理由。


VR 并不是一个仅仅做了一个产品就万事俱备的商业模式。它跟智能手机一样,是基于生态体系的,这个生态体系一定要构建完整才能继续往下发展,形成巨大的市场效应。一个 VR 产品,要么嵌入到一个体系,要么自己做成一个体系。现在看来,Facebook 在做成一个体系。会不会太晚或者太早,在我看来,一切刚刚好。


本文系魔多VR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


魔多,最专业的 VR 媒体,有料更有趣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