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CES 惊艳众人,鬼知道这三年 VR 都经历了什么?

【盘点】透过每年的 CES 看 VR 行业发展之路


编者按:每年年初的 CES 是科技界中最大的一个活动了。自从VR在几年前的CES展会上出现并获得了人们的关注之后,每个人都期待着下一年的展会上VR会出现怎样的新变化。Paul James 为我们简述了在这几年 CES 中的 VR 发展历史。 


一年一度的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CES)在过去几年中为VR技术的进展提供了一条路径。下周2017年的CES就要开始了,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VR在CES上的精彩表现,看看这个产业是从何时开始发展、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


CES 每年年初在拉斯维加斯召开,这样做多少有点不太人道(好吧CES的组织者们,其实科技产业中的人也不需要家庭的陪伴,因为几乎没有人已经成家),但它仍然是全球硬件界的一件大事。放眼望去全是成群的公司,一个展示台上呈现着全世界最顶尖的(或是最糟糕的)新玩意儿,以期在2017年和以后得到人们的关注。VR最近几年在这个展览会中得到了大量关注,飞速变为这些展示中的重头戏。了解了这么多之后,面对即将到来的CES 2017,我认为我们应该回顾下以前的展会中VR的瞩目事件,看看到今天为止VR走过的历程。


CES 2013/2014 早期萌芽阶段 


自Oculus Rift于2012年面世之后,我们在2013年的CES上第一次看到前期制作的 Rift 头戴式装备的原型。在Kickstarter在线众筹活动成功之后,他们在DK1发布之前就开始对Rift进行宣传。这就给本来十分乐观的秘密会议增加了很多压力。此时,VR的发展道路还处于萌芽阶段,但是当Rift模型出现在展览会上时,Tested.com就开始表示十分支持。因为它给我们留下的印象是,这个接近完整的Rift DK1设计将在这之后寄给所有众筹过这个项目的人。


这场展示包括我们如今所熟悉的Unreal Engine 3驱动的城堡一样的景色,这将成为这些时间里最著名的VR设备之一Rift Coaster的装置。当然,以前Id的合伙人John Carmack在展示一个早期、修改过的Oculus Rift模型时,也得到了媒体的关注。但是,在CES 2013上,作为一个公司,Oculus第一次向人们展示了Oculus VR。


在2014年的 CES 上,随着许多新兴创业企业在Oculus的成功之后开始觉醒,Oculus不得不与它们共享这盏科技聚光灯发出的光芒。独特的回射性驱动的 CastAR系统让我们看到了AR的光明未来;Avegant带来了奇怪的但却非常让人印象深刻的个人媒体播放器Glyph;PrioVR开始尝试他们入门级别的动态追踪以及VR输入系统。


但这场展览的巨星仍然是 Oculus。在克服了DK1最大的技术漏洞之后,他们最新的模型将这两者融成了一个强大的个体。Crystal Cove头戴式设备以一连串的IR LED灯、以及能够提供位置跟踪的追踪相机为特征,同时引入了低持久性画面显示。这些升级都在用户体验上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并为2016年消费类Rift的出现奠定了科技基础。仅仅在CES 2014上举办几个月之后,Facebook就希望用20亿美金收购这家公司。


CES 2015 消费类VR成型


CES 2015让我们看到了VR和AR领域中更令人惊叹的进步,当然也有一些明显的挫折。随着人们对VR技术的兴趣急剧上升,一些崇尚机会主义的公司不可避免地加入到了这种用最小的工作量换来极大利益的产业中。


最为臭名昭著的例子当然是3DHead系统。这是一个说是要提供完整的VR体验的产品,然而其却没有镜头,用的技术也大多数都是现成的。在亿万富翁Alki David的支持下,这个产品所做的积极的(结果却是适得其反的)市场营销已经吸引了VR界的极大关注。人们关注它是因为它在宣传材料中使用了“Oculus杀手”这样的标签来标榜自己,就好像是在Oculus旁边租了一家店铺然后还用着和Oculus一样的标语。这个设备本身非常大,像个外星人的头一样,不过没那么吸引人罢了;它的宣传广告实在是太糟糕了,然而我们还是要保持乐观开放的心态去面对它。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Ben Lang在自己试戴了3DHead后,紧接着采访了十分真诚的James Jacobs(那时的首席运营官)。而他得到的答案的是:往好了说,这是一个糟糕的产品;往坏了说,这简直是一个耻辱。你可以看看这个采访(还有Ben写下的他的体验),别老想着Ben对他试戴所做的总结是受3DHead竞争者的金钱利益所驱使的。3DHead是真的,“糟糕极!”


尽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其实这个产业的前景越来越乐观了。Oculus有一次发布了其最新产品Oculus Rift Crescent Bay。9月,公司在1年发展大会上揭开了这款产品神秘的面纱,于是我们抢先看到了这款将会在下一年3月出售的产品是多么的棒。它拥有整体的、高音质的耳机,轻便的构架以及后置的红外线LED,可以为一个相机探测仪提供360度的位置追踪。


我们之后同样了解到这款设备还拥有OLED表盘以及Fresnel的镜头,这些都是Crescent Bay之前的Rift设备中所没有的。Oculus第一次为我们展示了一个看起来特别像是为消费者设计的一款设备。


此前已经在IFA Berlin上就崭露头角的三星移动VR头戴设备Gear VR第一次在CES 2015上出现,这款设备是由Oculus所驱动的。之后,三星Note4的驱动设备就一直与Oculus在幕前与幕后进行合作。很明显,在CTO John Carmack的努力下,Oculus对于移动端的未来深思熟虑,释放了移动VR的潜力。


一个新的VR头戴式产品也在CES 2015上与Oculus进行了角逐。这种设备避开了Oculus所使用的专利、放弃了通向围墙式花园的途径,造福了所有的硬件与软件的开发者。这种OSVR平台是与其第一个一流硬件Hacker Developer Kit(简写为HDK)一起上线的。这是一个设计成分开之后可以被重新组合的头戴式装备,组合之后可以与社区进行分享。这种旨在构建一个API的公开资源的平台,是运用拟真式科技中的一股清流。虽然比起Rift来说,人们对这种平台的热情要小一些,但是能看到这样一种新途径也是一种很好的现象。


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是(CES 2015出现了一种声音),Valve和HTC都在秘密开发一款VR系统,他们将震惊整个VR产业,并且将同Oculus在PC VR的领域开展第一场严肃的竞争。那年三月,HTC在巴塞罗那的MWC上发布了由Valve/SteamVR驱动的Vive设备,这款设备接着还在接下来的游戏开发会议上成为了主角(GDC)。Vive是由Valve的新型激光追踪科技Lighthouse驱动。该系统的模型运动控制器让许多人第一次感受到了真实的存在。这证明了它的输入保真度是前所未有的。Vive的出现使得在整个2015年以及之后,我们期望与用户端VR的交流得以实现。


然而,在2014年3月的GDC上发布了能在PlayStation4上运行的‘Morpheus’头戴设备的索尼,却在CES 2015的VR产品线中缺席了——索尼更关注它传统的消费类电子产品。不过索尼会在2015年大力推动Morpheus的发展,因此在年末的时候PlayStation VR将会有望拥有最大市场。


Sixense也在CES 2015上炫耀了他们最新代的STEM运动控制器。该公司在2014年赶着VR的浪潮、看准市场上VR主导的控制器的空缺,从而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CES 2015上该公司展示了新一代产品:整合的IMU可以解决电磁追踪体系中常有的偏向与失真的问题。这真是太令人瞩目了。Sixense当时非常自信地考虑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将这些成品设备们寄给当时众筹项目的支持者们。哎!可惜有一堆让人沮丧而不得不推迟寄送的事,直到我写这篇文章时,Sixense都还没有实现它的承诺。


CES 2016 消费类VR的战争


所有的这些都带我们走进2016年,年初的CES是VR最为重要的一年的开端。许多产业观察者(包括我们)在2015年就期待着迎来第一代的消费类VR产品。硬件那边确实做到了,并且有人说是受到了Oculus的影响。


所以,我们不得不等着CES 2016来询问我们何时才能预定到世界上第一个消费类台式电脑的VR头戴装备。Oculus声称在CES进行之时,同时会打开预定渠道(我说啊,这对于我们这种既在参与展会又想要买一个的人来说简直是一道逻辑命题啊)2016年1月6号,Rift的产品可以开始预定了,产品大概在3月能够被寄出。并且,出于对公司根基的肯定以及对众筹支持者们的“感谢”,每一位支持者都将获得一个免费的消费类Rift。不过,Rift的发布在寄送问题之上遇到了阻拦,部分归咎于物件短缺,而另一部分,就是看似糟糕的管理在这种情况下显得更加糟糕了。


在2015年间,Rift的最大竞争对手HTC Vive在公共意识以及口碑公关这两方面取得了惊人的成就。它以空间定位技术以及能够精确追踪的SteamVR运动控制器向全世界证明了其实力,并且,它独特的对拟真交互娱乐的喜爱也受到了大家的拥护。Oculus的缺陷包括其对坐下与站起的体验的执着,以及(而且更严重的是)缺少盒外动态追踪的控制器。


这些缺陷就帮助Valve和HTC将Vive成为第一个“完美而完整”的VR解决方案。而且,很多人即使可能并没有那样的空间,却也更愿意购买空间定位这种技术。无论如何,Vive在2016年4月的发布,使得以Oculus和Vive为首的阵营形成,并开始了一场令每个人都怀念的VR党派战争。


为了突出Vive实现消费者VR的速度,HTC借此机会展示了Vive的最终形式。我们已经知道Vive开发者工具的各种更新,而Valve也在CES上展示了部分硬件的演变。但在展会上,HTC展示了Vive Pre,并在其上一代产品上展示了一些重要的硬件增强功能。Vive Pre拥有一个新的前置相机传感器,因此用户可以在VR中看到他们眼前的真实世界。Vive Pre还附带了Mura校正,这是一个帮助最小化OLED显示面板之间的伪影和差异的程序。它看起来也比之前的那些产品明显要小得多。出于各种意图与目的,Vive在发布之后的几个月之后就进行了售卖。这确实是对于HTC的速度进行的一次非常鼓舞人心的展示,虽然可能并不是HTC几周前所说的“非常非常大的突破”。


在VR输入这件事上,Virtuix在CES 2016上就显得有一些厉害了。Virtuix在展会上展出了拥有巨大身躯以及多处理器的4款Omni跑步机以及一款室内更新版的跑步机,能够让人们在上面进行比赛。我们踏上了那款新的跑步机,尽管它体积巨大、也很笨重,但在感受到它独特的VR运动方式时这些都被我们遗忘了。同样奇怪的是,讨人喜欢的Rudder VR在展会上也展示了它的最终形式,并且宣布会在2016开始发售。我们同样听到了一个试验性输入装置的宣传,说是能够将电磁场位置追踪输入到三星的Gear VR之上。不过,Rink控制器其实是早期的模型,而且我们找到它的时候都被它的外观给丑到了。我们从此再也没有听说过这个装置。


眼球追踪最终在CES 2016上开始与VR相结合,同样要感谢“感知运动”产业。他们在Oculus Rift DK2上对基于注视的输入以及移动渲染的实现,作出了详细的阐述。视线追踪是最新发布的FOVE的主要USP。显然,它所带来的实验性以及获得的益处使得它有望成为下一代消费类VR中的额外科技。


最后,Oculus第一次将他们的动作追踪控制器Touch带到了CES上,我们也因此看到了这种更接近于销售版本的新一代产品设计。我们等着这种科技成为消费者版本已经等了差不多快一整年了。


所以,这就是VR这几年在CES上的历史了。CES是一个吸引人们自然而然去关注硬件的活动,所以VR的这些巨大的进步以及发展中所遇到的阻碍仅仅通过这一篇文字是没办法说清楚的。不过说真话,因为所有的大型VR平台现在都掌握在我们消费者之中,Oculus、Sony和Valve或HTC都专注着产品更新,所以今年CED的重点将很可能较少地关注硬件更新,而将更多地关注能够形成下一代VR硬件的科技。


我们将可能看见许多公司在无线VR领域中的进步,并有望在视线追踪上取得进展,也可能会看见VR中心的输入装置。就是说,CES的乐趣所在就是你永远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不管怎么样,因为VR是从CES上开始启程的,所以我们只能在那里看见VR的发展之路。


VIA:36kr


魔多,最专业的 VR 媒体,有料更有趣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