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的VR众筹项目都死了!



2012 年,Oculus Rift 在 Kickstarter 众筹破了纪录,总共筹得 240 万美元的开发费用。2015 年,VR 耳机 OSSIC 筹得 270 万美元,打破了 Oculus 创下的记录。这两个例子,让一大波创业者兴奋起来。


在资本与媒体的推波助澜之下,众筹看似是初创团队获取资金的最佳切入点。成功的项目大体分为两类,一是认真做事的,二是认真做 PPT 的。




但除去一些成功的个例,失败的项目数不胜数。今天魔多君就带大家看一下国外众筹网站 Kickstarter 上那些失败的 VR 项目。


VirtualVizor


失败感言:我以为便捷性才是VR的真谛,没想到你们这么在意颜值!




可以看到这款设备基本上就是一个简单的 Cardboard。甚至比 Cardboard 还要简单。只是将一个镜片架在帽子下方,然后用橡皮绳拴住手机,即可观看 VR 影片或者 VR 游戏。


但是有意思的一点就是它将绑带和帽子结合在一起,也就是直接从 VR 眼镜变成了 VR 帽子。


在观看 VR 视频的时候还可以讲一个遮布盖在帽檐上,以此来遮光。


在魔多君看来,创意虽然足够,但是制作略显简陋。


VirtualVizor 一共获得了 4 个支持者,共筹集 160 欧元。


ZombVR


失败感言:敌我不分是我的错,但说好的宽容呢?




这是一款末日题材的射击游戏,这种游戏在 Steam 上有很多,做的出众的却没有几个,在魔多君的印象之中只有《亚利桑那的阳光》做的还不错,建模清晰,自由度高。


但是 ZombVR 这款游戏,真是让魔多君哭笑不得。


好了不废话,直接上图。




魔多君第一次看到了开枪的时候火舌是随机乱喷的,哪个方向都有。而且建模粗糙,僵尸会瞬移,好,这些都忍了,但是你能不能做个好点的封面!看了这个封面惊悚倒没有感觉到,恶心倒是恶心到了。




ZombVR 共有8名支持者,共筹集 396 加元。官方认定项目不成功。


Hands Free Headgear


失败感言:我很丑,但我很温……哎,你们别走啊?




这是一款由“I AM Cardboard”公司设计的一款 VR 盒子。魔多君对于这款 VR 盒子的看法是生不逢时。


为什么这么说呢?虽然在众筹网站只是一个设计样机,但是它基本具备了一个 VR 盒子应该有的所有东西。比如绑带、手机固定、视觉调节……


绑带上使用了在医疗上使用广泛的Y字型绑定方式,这样可以将重心完全放在后脑和头顶,减少盒子自身对脸部的压力。


真要说一个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的视距调节方式,完全靠磁铁。




用磁铁的优点在于自由度高,想要什么视角就可以有什么视角。缺点就是如果没放置好磁铁,可能会导致盒子从绑带上脱落,摔坏设备。


如果说最大的缺点,魔多君只能认为是丑。在这个颜值的社会想要生存,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外观啊!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它众筹的时间正是 VR 盒子井喷的时期,各种各样的 VR 盒子随处可见,在这种同质化严重的时候,缺乏核心技术能力的 “I AM Cardboard” 很难再这些厂商中脱颖而出。而且但从照片上来看,外观的舒适度也不高,真正的核心竞争力缺失。


Hands Free Headgear 共有 16 个支持者,筹集资金 668 美元,距离想要筹措的 7500 美元有一定差距。


Joanna VR


失败感言:剧本我都写好了,你们怎么不按剧本来?




Joanna VR 是一部惊悚推理解密的 VR 影片。


剧情简介:剧情一开始就摆出问题,莎伦死了,她说她被人侵犯,然而没有人相信她。然后她就自杀了。莎伦的妹妹和最好的朋友想要为莎伦报仇,找来了城市猎人乔安娜,随着三人的了解,事件越发的离奇,莎伦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虽然 VR 电影的观影人可以深入的参与到故事之中,成为三人小组中的“第四人”跟随者乔安娜三人去探索整个事件的真相。但是仅仅是这样又不足吸引观众为其出钱出力。究其根本就是消费者不信任这个团队制作的影片能够从众多的VR影片中脱颖而出,达到观众们的心理预期。


而且 VR 真人影片不比 VR 动画影片,真人 VR 影片的拍摄难度远远不是 VR 动画可以比拟的。一般拍摄 VR 影片肯定会用到全景相机。那么问题就来,灯光如何摆放?工作人员藏身何处?镜头如何运动?这些问题都是 VR 真人影片拍摄的难点,在这种难度下,观众很难相信一个初创团队能够把握驾驭 VR 成人影片的成片效果。


像已经在国际过得最佳真人体验奖的《JET LAG》只是单纯讲述了一对异地恋情侣的故事。故事简单,核心人物少,可以尽可能的避免出现大的失误。


而 Joanna VR 的题材不讨好,拍摄难度大,剧本要求精度高。这对于一个小制作来说,无异于蚂蚁吞象。


Joanna VR 共有 36 名支持者,募集资金 3964 欧元,距离他们想要的 12500 欧元差距颇大。


Veeso


失败感言:没有选择我,是你们的错,我迟早是要回来的!




Veeso 号称全球首款能够捕捉面部表情的设备,同样也是基于智能手机使用的 VR 头盔,兼容 Android 和 iOS 手机。


在 Veeso 的面罩内部安装了两个红外线相机,用于追踪用户的面部表情,第一个追踪瞳孔、眉毛和眨眼,第二个追踪下颌、嘴巴。


魔多君从众筹网页上了解到的信息,是这个 Veeso 头显大有可为。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面部识别的应用面实在是太广了。


首先是在 VR 社交中进行人物互动,目前已经有很多调查数据表明,人类在社交中的信息传达只有 30% 是通过语言实现的,剩下的 70% 全部都是通过肢体动作(包括微表情)实现。这就意味 Veeso 可以为 VR 社交提供除却语言外的那 70%。前景非常不错。


其次虚拟形象的生动形象与死板生硬高低立判,一目了然。




面部识别算是 VR 社交中的一大痛点,有许多的初创公司想要攻克这个难题,但是很多公司还停留在技术阶段,像 Realeyes 就是这样,而真正能够上市的也多数是 VR 头显的配件,像是 BinaryVR 这种。


很少有公司能够像 Veeso 直接开发一整套的 VR 头显来进行面部追踪。这也直接让消费者和投资人质疑 Veeso 头显的视场、时延、沉浸感又能否媲美 HTC Vive、Oculus Rift 和三星 Gear VR 这些主流头显?Veeso 的 API 是否方便其他开发者接入使用?该头显又是否原生支持其他主流虚拟现实应用?Veeso 的适应能力到底有多强?这些都还是一个未知之数。对于消费者和投资人来说,产品品质和具体应用市场才是核心。


Veeso 欲募集资金 80000 刀,但支持者只有 126 人,真正募集到 25000 刀。


失败总结


像 VirtualVizor、ZombVR、Hands Free Headgear 这三个项目的的失败很大一部分因为是因为缺少核心技术。


Joanna VR 的失败在于目前还没有出现过较出彩的360度实拍影片。现有的影片大多是从一些本身备受关注的事件延伸而来,比如叙利亚战争题材,故事简单且震撼,加上 VR 的沉浸特质能够引起人类最大的情感共鸣。而 Joanna VR 是独立创作的故事,很难通过 VR 的特点表达出来,引起共鸣。


Veeso 的失败可能是因为概念太超前了。Facebook 的 VR 社交还处在演示视频阶段,等到 VR 社交能够普及,人们对虚拟人物的逼真程度有了更高的要求,或许它的可行性才能够发挥出来。


当然,VR 初创团队不能将希望全部寄予众筹,把失败当做一次学习,之后的路才是最重要的。加强核心技术能力,不厌其烦的重整策略,加强团队技能的复合度,才有可能让你的用户心甘情愿的买单。


魔多,最专业的 VR 媒体,有料更有趣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