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趁火打劫,“买VR眼镜送小黄片”偷偷转入地下



宅男福利,羞羞的资源,老司机开车……VR眼镜的线上销售成了成人资源泛滥的交易场:买一个19.9元的VR眼镜,5000G小黄片随后奉上。


电商平台上,VR产品的封面图也十分露骨,配上极具诱导性的宣传,一批批消费者被带进了坑。商家靠着这样的旁门左道疯狂捞金,有一家网店靠此每月销售收入竟高达300万元。但是随着深圳警方抓捕了数名卖VR眼镜赠淫秽视频的商家,加上淘宝加强了监管,商家不得不收敛起来。


《IT时报》记者调查发现,隐秘的色情VR产业链依然存在,甚至有卖家放弃VR眼镜直接卖VR福利资源。




“买VR眼镜送小黄片”转入地下


“买VR送小黄片”是2016年VR眼镜市场抹不去的记忆,这一点资深从业者柏南(化名)深有体会,“不仅淘宝上眼镜盒子产品直接以福利资源吸引用户,印象中每当有VR的新闻,配的图片都是低俗大胸妹、美女图等,好像整个行业都和色情两个字挂上了钩。”


柏南是国内最早从事这个行业的一批人,在淘宝上也开了一个小店专门卖VR眼镜,一开始柏南只是正常挂上去卖,后来他注意到其他卖家的生意十分劲爆,不管是送福利资源还是露骨的文字及配图,都十分明显地带动了销量。“没办法,只能跟风,不过我们没有送福利资源,只是将封面图换成了一名美女。”


很快,第一批靠色情暗示卖VR的人还没赚够钱,就已经受到了惩罚。


今年1月,深圳检察机关受理审查逮捕卖VR眼镜赠送淫秽视频案9件27人,并对其中19人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依法予以批捕。2月28日晚,央视《焦点访谈》曝光了有网店卖家为销售VR眼镜,附送淫秽视频。阿里巴巴平台相关人士表示,所涉店铺已经下架关闭,平台针对一些商品带有暗示意味的广告标题进行排查,下线1500个商品,针对类似VR眼镜等智能设备,做全量商品排查,累计删除48个商品,涉及28个商家。



阿里巴巴相关人士回应称,除了通过关键词设定和系统排查外,还配备专门团队进行人工监控,并且通过志愿者建设协助平台发现违规商品并举报。自2016年1月1日至今,仅阿里平台已主动排查删除2769件涉非法营销VR眼镜的商品,累计处罚扣分及冻结1214个卖家。


柏南也收到了淘宝的警告,他只好重新上传了一张简洁的产品图,“现在抓得很厉害,放张美女图片都通不过审核。”淘宝的严打成效显而易见,现在在淘宝上以“VR成人”“VR福利”等为关键词搜到的结果为零,不仅是淘宝,闲鱼、阿里巴巴平台均在严打范围内。


《IT时报》记者以买家的身份询问了20多位淘宝VR店,大多数卖家都表示自己和色情VR没有关系,没有“那种资源”,不过也依然有个别卖家言语间暗示有资源,“收到货后再找客服拿资源”。


羞羞成人VR片30元500部


在多个VR资源分享群里,每天都会有人不断吆喝着售卖VR资源。《IT时报》记者加上了一位卖家的微信,卖家表示他所出售的是专门适配VR眼镜的资源,“羞羞成人VR片,绝对不是普通片,你懂的。”购买方式则是买家先付款,然后他将资源通过网盘卖给买家,30元500部资源,还送“羞羞手机游戏”。




该卖家表示,以前他也在淘宝上卖VR眼镜,用“福利资源”吸引消费者,但是现在淘宝管得太严了,VR眼镜利润太薄,于是他干脆直接做起了VR资源的生意,他向记者展示了100T容量的VR资源截图,并直言“在QQ、微信上卖,资料都是假的,风险低。”另一位卖家主动加上了记者的QQ,表示只要买88元的VR眼镜,就可以获赠3万部“那种资源”。




根据我国《治安管理条例》第六十八条,利用计算机信息网络及其他通信工具传播淫秽信息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30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如果出售者传播黄色影片资源是以营利为目的,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规定,将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在巨大的法律风险下,隐秘的色情VR产业链依然在暗箱操作,找寻一切可能的机会向用户兜售特殊资源。 对此,阿里巴巴方面向《IT时报》坦言,“非法营销渠道的多元性,增加了色情营销的管控难度。”


业内人士也并不希望VR和色情业画上等号或者约等号,“色情是可以把任何能够利用到的媒介当作渠道的,它本身不是因为想要和VR的属性做结合而存在,只是利用VR而已,”热波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TO魏明表示,在他看来,正是因为缺少精品的VR虚拟现实内容,才让VR色情趁火打劫。


VR行业不景气 需要新的产品形态


VR眼镜的C端销售以线上为主,动了歪脑筋做偏门营销主要是为了销量。线下也有不少商家进了货,给用户尝鲜。《IT时报》记者注意到,在淘宝上销量排名靠前的多是一些杂牌眼镜,价格低廉且用户体验较差。


线下的情况则十分惨淡,在浦东张杨路一家数码城二楼,只有一家店主的柜台上陈列着几台VR眼镜,这是整个数码城唯一一家有VR眼镜卖的商铺,且销量不容乐观。


店主告诉记者,从VR一出现就进了一批货,但是不好卖,“说白了,现在VR眼镜是特别冷门的数码产品,之前进的货清晰度太低我都退回去了。”最新进的这批货售价180元,和几十元的VR眼镜相比体验有提升,但同样没能带来销量的提升,店主手上囤的一批货也苦于无法出手,只能闲置在柜台上,落上一层厚厚的灰尘。




看起来,仿佛VR产品还没来得及大展拳脚,就已经胎死腹中。近日知名VR创业公司完美幻境的倒闭则让行业人士的心头多了一重阴影:2017年的日子,看起来不好过。


C端的销量不佳对于很多厂商来说或许影响不大,因为不少VR公司都聪明地将目光对准了B端。然而在缺少内容、无法变现等行业普遍的压力下,B端的生意也渐渐难做起来。


“现在的感觉是两只脚都有点乏力,去年B端还是挺赚钱的,今年的订单就不如去年了,去年做的产品还没卖掉呢。”GLASOO品牌创始人赵山山向《IT时报》记者透露,像完美幻境这样稍有名气的公司倒闭了有人知道,很多不知名的小公司连倒闭了都没有声音,很多厂商也挣扎在生死线上。在他看来,就移动VR来说,经历了“蓝海—红海—血海”的阶段,需要新的技术或者产品形态来改变市场现状。



魏明则认为,用户对VR是有心理预期的,第一时间无法满足的话会对行业失去热情,整个市场和资本都会冷掉。“不能靠任何福利或者噱头去当产品,还是要回归到体验本身上来,VR这个载体能利用的技术很多,现在大部分业者都才只利用到了VR表面的东西。”


魏明认为,每个从业者都想占据入口,第一个想法就是占入口,拼覆盖。看似竞争激烈,但是对于好的应用来说,VR依然是一片无限可能的蓝海。



本文转载 IT时报,作者许恋恋。


魔多,专注VR/AR和AI,有料更有趣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