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Oculus禁售令要挟Facebook“割地赔款”,Zenimax想的美!


Zenimax 告了 Oculus 好几年,终于在今年 2 月份有了结果,索赔 5 亿成功后,Zenimax 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Oculus,他向法院提交“禁止所有 Oculus 产品的销售,不能服务任何人除了 Zenimax”这一项诉讼,如果成功,Oculus 基本就 game over 了!


自从诉讼结果出来后,发生了好多事情,Oculus 剽窃商业机密罪名不成立,但是侵犯了 Zenimax 的版权和商标,而且违反了保密协议。


显然,Zenimax 并不满意这一结果,马上向法院提出禁止 Oculus 产品的销售。顺便把目标转移到 Oculus 的技术合作伙伴三星头上,以同样的理由再把三星也告了。




今天,达拉斯法院就 Oculus 禁售令这一诉讼举行听证会。这里面的问题和障碍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


对 Zenimax 来说,赔偿根本不够,甚至让 VR 游戏发行在除了 Oculus 的其他所有头显上,都是不够的。Zenimax 只想申请禁售令,让 Oculus 无法销售 Rift,要么就暂停销售,直到 Oculus 把侵权的代码删除干净。


魔多君觉得这根本没道理呀!


ZeniMax 要想得逞也没那么容易,你要中断人家呕心沥血辣么多年的业务,这不是赔点钱辣么简单了,而是要人家“割地”啊!除非 ZeniMax 能拿出逆天的理由。




还有一点很重要,这起案件不仅是 ZeniMax 和 Oculus 之间的厉害关系,还涉及公共利益。


正如 Oculus 的律师所说:禁售令只对 ZeniMax 有好处,因为他们会利用这个作为筹码从 Oculus 身上压榨钱财。ZeniMax 享受意外之财的同时,却伤害了公众享受 Rift 这款突破性的产品。


Oculus 在提交给法院的文件中提到,重新编写代码异常困难。他们不仅要删除被认定侵害了 ZeniMax 知识产权的代码,还得招一大堆跟本案件无关联的工程师修改大量代码,这些都基于它所有相互依赖的系统。费时、费钱,压力山大。


另外,Oculus 还在今天的听证会上强烈要求翻案!对于 2 月份的判决表示不服。要求把赔偿金降低,少于 5000 万美元,而且这 5000 万美元代表了“一次性付清使用版权材料的费用”。


Oculus 还认为,禁售令对 Oculus 和它的合作伙伴是不公平的。这简直就是 Zenimax 用来撬动 VR 公司金钱的杠杆嘛。




可能怕 Oculus 的诉苦打动陪审团,ZeniMax 又换招了!


他要求陪审团严格一些,既然已经判定了 Oculus 侵权,那么不能给它任何重来的机会。要么就再赔钱,把之前的过错一笔勾销。


ZeniMax 的代理律师提出,把 Oculus 的赔偿金额提高到原来的 3 倍,也就是 2.5 亿增加到 7.5 亿美元,再加上违反保密协定的 2 亿美元和侵犯版权和商标的 0.5 亿美元,总赔款变成 10 亿美元。


对于 ZeniMax 来说,它已经不是一家以游戏闻名的公司了,而是以诉讼“谋生”。


对于 Oculus 来说,Facebook 对 VR 的耐心不止这么一点,扎克伯格规划的 10 年愿景还长呢。随着 CTO 卡马克的“安静”和创始人帕胖的离开,Oculus 已经为此案件付出了代价。Facebook 做这些调整的同时,还在积极的部署 VR 社交 Facebook Spaces 和 Oculus Rift 营销。这是打算打持久战的,以更加温和的期望。




魔多,最专业的VR媒体,有料更有趣



// share